一片高耸巨大的山脉,矗立于大地上,弯曲明澈的大河飞跃而来,将山脉盘绕阻隔,水雾旋绕,令得这座山岳有些澎湃之气。这座山脉,正是紫带选拔的地带,名为紫山。而现在,这儿已经成为了整个苍玄宗最为欢腾的当地。只见得那许多道光影漫山遍野的落下,落向这座紫带山四面的山岳,这直接是令得那些空阔的山野间,都是变得拥堵起来,人声鼎沸。这紫带选拔的人气,明显非同凡响。一道源气云朵突如其来,落在一座山头上,沈太渊袖袍一挥,源气散去,露出了许多弟子的身影,周元,夭夭也在其间。众弟子望着那热烈的局面,也是有些振奋,究竟这种盛事在苍玄宗,也的确是一年内仅有数次。“这就是紫带选拔的场所吗?”周元猎奇的抬目望向那片高耸绵绵的山脉,其间古树矗立,极为的旺盛,一同又有着雾气笼罩,令得其间显得有些奥秘。“没错,此为紫山,每一次的紫带选拔,都将会在这儿打开。”沈太渊站到周元身旁,从来死板严峻的衰老脸庞,在看向他时,却是充满着笑意,看得出来,关于周元那一次次的出其不意的战绩,沈太渊也知晓此次真是捡到宝了。“全部的参选弟子,都会被投入这片山脉,互相争斗。”周元点允许,看来这紫带选拔,是一场混战,这种混战,比起那种抽签单打独斗明显要杂乱许多,由于这代表着紊乱,代表着没有什么规则。全部,都是为了最终的制胜。“周元,紫带选拔没有太多的规则,各种手法说不定都会呈现,只需不是伤及性命,宗门对此并不是太排挤。”沈太渊看着周元,提示道:“究竟宗门也不想培养出空有实力,却失了脑子与手法的弟子。”周元点允许,表明认同,现在弟子在宗内修行,却是没什么风险,可未来究竟会外出使命,而苍玄天内,状况杂乱,就算他们苍玄宗是巨子宗派之一,但弟子在外,也会遇见许多危机,若是只知道胡来的话,恐怕活不久。不过,这种紊乱选拔,关于他而言,明显就愈加多了几分不确定的风险。特别是在知晓了那剑来峰有人要对他晦气的状况下。“周元,我知道你要强,不过此次选拔,强敌许多,我主张你不用执着于魁首,只需可以进入前十,便可以升任紫带弟子,那你就算是成功了。”沈太渊说道。周元笑着点允许,道:“沈师定心,若是状况不对,我天然可以退一步,不去抢夺那魁首之位。”沈太渊闻言,也是欣喜的点允许,然后他指着那云雾旋绕的山脉,道:“在紫山深处,有十峰,登顶十峰者,则是前十。”周元若有所思,道:“那魁首怎么决出?”“这就得等你们登顶后才干知晓了,由于这魁首之争,有时分跟以往并不相同。”沈太渊道。周元点允许,也就不再多言。而当他们现死后不久,忽有一道源气云朵突如其来,白裙飘飘,赫然就是那李卿婵。她直接是落到了夭夭的身旁,登时这紫山邻近许多道火热的目光投射投射而来,究竟这两位可算是苍玄宗的顶尖佳人,现在站在一同,光是这般容颜衬托,就让得人心跳加快。李卿婵却没有介意那些目光,仅仅站在夭夭身旁,眸光扫了一眼站在沈太渊身旁的周元,然后道:“这次的紫带选拔,周元恐怕要吃大亏呢。”夭夭抚摸着怀中的吞吞,模棱两可。李卿婵盯着夭夭的玉颜,道:“我可以让苍玄峰的弟子出手帮帮助,算是还了你的情面,怎么?”她也是自豪的性质,总是觉得在那源池中欠夭夭一次,所以总想了清,以免见到夭夭她总有点不自在。夭夭想了想,摇摇头,悠然说道:“我觉得…应该不需要。”李卿婵柳眉一蹙,道:“你不免也太高看他了吧?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动他?你们圣源峰参与紫带选拔的弟子寥寥无几,并且看样子他们也不太可能帮助。”“所以只能靠他自己。”夭夭说道。李卿婵加剧了声响,道:“你觉得,凭他一个人,可以对立剑来峰诸脉的金带第一席?那些人每一个人的实力,都不比之前那卫幽玄弱。”她明显是觉得夭夭这种话太不负责任了。夭夭唇角微掀,道:“假如他不可的话,那就活该被揍一顿,也好让他今后修炼仔细一些。”李卿婵无语,不过她也知晓这并非是夭夭心中所想,当即轻轻沉吟,道:“难不成你还真认为他能抗衡剑来峰?”“试试不就知道咯,横竖输了丢人也是他丢人。”夭夭似是笑了笑,道。李卿婵盯着周元的身影,最终再看向夭夭,仔细的道:“我觉得他不可。”“否则,咱们就拭目而待吧。”…在接近紫山的一座大山上,这儿是剑来峰的弟子会聚之处,而此刻,在那山头一处,陆玄音,徐炎等人站在一同。陆玄音微冷的目光远远的看向一座山峰上,那里正是周元他们地点,究竟夭夭也是在那里,遭到的注目实在太多了。“传闻现在宗内的盘口上,许多弟子都压了周元呢。”徐炎在一旁微笑道。他也是远远的望着远处那被许多视野注目的周元,戏谑的道:“不过也好,那些人对他希望越高,到时分等他摔落的时分,绝望与愤恨也就越大。”“这一次,也该让这位顺风顺水的师弟摔个跟头了,以免太心高气傲,真就当我苍玄宗无人了。”陆玄音点允许,眼眸中有些爽快,那口憋在心头数个月的恶气,看来总算是可以吐出来了。“乐天师弟,这一次,就要让你屈身着手了。”徐炎冲着一旁的青年笑道,青年总是面带温暖的笑脸,看上去极为的和蔼。正是剑来峰主脉金带弟子第一席的乐天。乐天面带笑脸,道:“昨日赵烛师兄见了我一面。”“赵烛师兄?”听到这个姓名,徐炎与陆玄音都是一惊,这但是他们剑来峰的第二位圣子,论起威望仅次于孔圣。“赵烛师兄说了什么?”徐炎急速问道。“赵烛师兄说,现在的年轻人,心气太高,应该压一压,所以让咱们虽然放手去做。”乐天笑眯眯的道。徐炎与陆玄音登时眼中有着喜色显现出来,没想到连赵烛师兄都站在他们这一边,看来那周元,最近还真是太跳了。而有了赵烛这番话,明显这一次抵挡周元,剑来峰不会再有弟子心生贰言了。徐炎与陆玄音对视一眼,皆是不由得的一笑。这周元,算是完全没有机会了。…铛!铛!紫山周围,跟着时刻的推移,益发的鼎沸,天空上,一轮酷日,也是逐渐高悬,而此刻,洪亮的钟吟声,开端响起,回旋在六合间。而就在钟吟声响起后不久,全部弟子都是感觉到一道道浩大的气味突如其来,无法形容的威压发出下来,令得六合都是在轻轻的抖动着。许多弟子敬畏的抬起头,然后就是见到数道光影突如其来,最终落到了紫山外最高一座山峰上,那里有着数道石座矗立。那数道光影在石座上坐下,光辉散去时,现出面貌。正是青阳掌教以及六位峰主!“参见掌教!”“参见诸位峰主!”全部弟子以及长老都是弯身抱拳,恭声道。青阳掌教面带笑意,轻轻允许,旋即那庞大的声响,就是响彻起来。“时辰已到,诸弟子,入山吧!”伴跟着他这道声响的落下,这片六合,瞬间欢腾。这期待已久的紫带选拔,终是敞开。